我有六個子女又如何?我還是隻能一個人住!

2017年05月25日     31377     檢舉

凱風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勞。

凱風自南,吹彼棘薪。母氏聖善,我無令人。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勞苦。

睍睆]鳥,載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我有六個子女又如何?我還是隻能一個人住!

圖文無關,圖源網絡

馮大娘如今七十有二,一個人孤伶伶的住在老宅子,夏天漏雨,冬天漏風,有幾次若不是鄰居發現她暈倒在屋子裡,眾人合力將她送去醫院,估計她死臭了,都沒個人知道。

 

其實村裡人挺整不明白的,大娘一生養育了六個子女,不說非常孝順,但也絕對不是那種扔著老娘不管不顧的角色。十幾年前,還不是每家每戶都能裝上電話的年代,就數馮大娘每天最忙了。

 

今天村裡的喇叭在說:「一社的馮大娘,快點來村裡接電話,你在外面打工的二兒子給你來電話了。」明天村裡的喇叭又在喊:「還是一社的馮大娘,跑快些,你那三女兒又想你了。」

 

要是逢上節假日,那一天跑四五趟都是有的,村裡人哪個見著,不羨慕的誇的上兩句?那個時候啊,馮大娘每天念的最多的,就是接電話了,一天讓她往村裡跑十次二十次,她都樂意,孩子孝順,這讓她臉上長光。

 

再後來,條件都好了,二兒子特意給家裡裝了座機,讓馮大娘可以不用跑那麼多路。村裡的喇叭也再難聽到,叫誰去接電話這樣的通知了。大娘雖然不用再往外跑,可是心裡總覺得空落落的,你這往家裡打,誰知道誰哪天給自己打電話了呢?

 

但是日子也還是能過的,兒女們都外出打工,留下七八個孩子,天天圍著她轉,奶奶外婆的叫著,倒也熱鬧。孩子們慢慢長大,離家越來越遠,再到畢業,工作,結婚,馮大娘這時才發現,自己身邊沒有一個人陪著了。

 

她一輩子苦,嫁給第一個男人,生下六個孩子後,便兩腳一抻去了。再嫁第二個男人,人家願意不生,可也養不活六個孩子啊。當時她隻得把不過十八九的大兒子早早的成了親,給別人做了上門女婿。再把已經十五六的三兒子留給公婆,也算是給他們家續了香火。自己帶著三兒子和三個女兒,嫁了過來。

 

 

誰曾想,這第二個男人,也是苦命,好不容易幫著將四個孩子拉扯大,又一命嗚呼了。當時馮大娘也四十好幾,原本不再念想個人問題,就想著好好幫兒子帶孫子吧。誰知又與鎮上的另一個苦命男人看對了眼,哪怕兩家兒女拚命反對,兩個近五十歲的老人,還是在一起了。

 

老天或許就是不希望馮大娘過的好吧,這大爺沒與她結婚時,壯的像個小夥子,拿著退休工資,日子過的挺好。搬來與馮大娘相守之後,或許因為兒女的反對,或許因為馮大娘的子孫太多,老人太過操勞,照顧完這個又照顧那個,沒到十年,大爺也去世了。

 

馮大娘這一生,找了三個男人,三個都沒能陪她終老,老伴老伴,老來才相伴,她可倒好,臨到老了,一無所伴。

兒女在外賺了錢,也幾乎都把家安在了外面,幾個人商量著,母親年齡已大,乾脆就接過去和他們一起住吧。本來,挺高興的一件事兒,馮大娘也歡天喜地的收拾東西,把宅子托給鄰居照拂,安心的讓孩子們接走了。結果,沒出半年,她在那個掛著濃霧的早晨,又一個人回來了。

 

馮大娘剛去到大城市的時候,孩子們天天開著車,接她到處玩,那叫一個歡喜,等熱鬧都瞧完了,就得商量大娘這以後的生活問題了。六個兒女都在一個城市,其實一個兒女那裡住兩個月,一年下來剛剛好的。可就偏偏是有人不願意。

 

二女婿說自己家裡還有兩個老人,丈母娘住過來實在不方便,要不他家就不住了,反正也沒幫自己看過孩子,他願意給錢,誰家方便,就誰家多住兩個月。二兒媳說自己與婆婆氣場不合,處一起老吵架,為了不惹老人不開心,乾脆也不住自己家了,誰家願意,她也掏錢,掏多些都行……

 

一見有人開始推諉,平時看著挺和諧的幾兄妹,頓時翻了臉,老大端著架子,責罵弟妹們怎麼平時都挺孝順,一到了關鍵時刻反而計較起來了呢?被老大這麼一壓著,眾人不好開口,為了怕相處太久產生矛盾,便決定一人那裡住一個月,先住一年再說。

 

馮老太無所謂的,反正在哪裡不是住,隻要有兒孫陪著就好。因為當時離老二家最近,那麼先就在他那裡住下了。結果因為老太在農村沒有天天洗澡的習慣,又不會用熱水器,晚上睡覺時老是簡單洗漱一下就睡了,為這事兒和兒媳婦鬧了一架。剛好自己二女兒就在二兒子家附近,老太太跑到女兒家一通哭,這一下不得了,點著火了,二女兒拉著自己男人,就找上二哥,叫喧著要二嫂給咱媽一個說法。

 

事情鬧到最後,二兒子把自家媳婦訓斥了一頓,二兒媳婦又對馮大娘道了歉,馮大娘卻死活不願意跟二兒子一家住了。二女兒沒法,隻得把她接到自己家,剛開始幾天,那是的確母女有說不完的話。可日子久了吧,女婿不樂意了,天天丈母娘在家裡,叨叨個不停,干什麼事兒都覺得她礙眼,自己家兩個老人,還總時不時的,愛找她點麻煩。家裡也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煩不勝煩。

 

二女兒沒法,隻得把自己母親又送到三哥那裡去,當時他們就說好了,先他們三家離的近的住了,再往另三家稍微遠點的地方送。誰知三嫂更是個厲害角色了,去了她家當天晚上,就把馮大娘給攆出來了,說什麼不好好在老家待著,偏偏要到這里來找幾個兒女的不痛快。

 

 

馮大娘坐在河邊,眼淚是擦了又掉,怎麼也斷不了線。實在沒辦法,找回二女兒家,讓她打電話給自己小女兒,這姑娘跟在自己身邊最久,總得要疼自己些吧。老么雖然接著電話覺得詫異,但自己親娘叫了,也隻得請著假,來二姐家了解情況,一聽才不過短短半個月,自己這娘,已經換了三家人了,還都待不下去。

 

氣不打一處來,跑到公安局把二哥,三哥都給告咯,結果人警察叔叔說,這屬於家庭糾紛,不受理,讓他們回家自己協商去。幾家人當時在公安局鬧的不可開交,差點沒動起手來,等住的稍遠一點的大兒子和大女兒兩家趕來時,這四兄妹,個個都像待鬥的公雞,臉紅脖子粗的。

 

大女婿是個文化人,是真孝順,他二話沒說,把馮大娘的東西讓自己老婆一收拾,就接了老人去自己家。說以後你們都不照顧老娘也行,反正我就這麼個娘了,我來照顧。剩下一群兒女面面相覷。

 

其實事情到這里,應該告一個段落了,馮大娘來城裡不到一個月,把原本關系不錯的幾兄妹鬧得人仰馬翻的,她心裡也不舒服。雖然孩子都是她養大的,可真心的,沒有跟孩子們這麼一起相處,一起住過,難免有許多地方不適應,有衝突,她盡量在改,盡量讓自己看上去別那麼格格不入。

 

在大女兒家住了三個月,這期間幾個兒女一次都沒來過,個個都說忙,原本說好的,哪怕不去他們家住,錢還是要給的。大女婿什麼話沒說,可是自己這大女兒是個直性子,心裡想著,憑什麼得自己一個人吃虧,出來這麼些年,永遠是自己電話打的最多,錢拿的最多,怎麼到最後了,娘還是得自己一個人照顧?另外五個就不是娘生的了?

 

越想越生氣,便打了電話,叫這些哥哥妹妹一起過來吃個飯,直接把話挑明了說,自己不是不願意養,而是既然大家都過的不錯,娘也不是自己一個人的娘,特別是這些當兒子的,娘幫忙帶了那麼些年孫子,現在該擔的責任是不是得擔?

 

一群人雖然被說的面紅耳赤,可是卻都推說隻願意給錢,不願意接老人去自己家住,哪兒哪兒都不方便。馮老太坐在旁邊冷眼看著,心裡痛的不得了,自己是年齡大了,老了,幫不了他們什麼了,礙事了,所以誰都看自己不順眼。

 

她當時就拍了桌子,說自己哪裡也不去了,明天就送自己回老家,該給的錢都按時寄給她,活到六十幾歲,她什麼大風大浪不是一個人挺過來的?沒什麼大不了!除了大兒子和大女婿滿臉的擔憂,其他人竟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就這麼,不論兩個孩子怎麼勸,馮大娘知道大兒子家裡條件最差,她不願意給孩子增加負擔。她也知道大女婿是個好孩子,可是自己的親兒子親女兒都不願意管自己,她更沒有理由讓女婿這麼受罪。她固執的一個人回老宅子住著,一個人,除了孤單點,其他都挺好!

 

馮大娘有時也坐在自家院子裡想,自己生了這六個兒女,到頭來,到底是為的啥?養兒防老,養兒防老,終究還是沒有防著老啊!這以後,自己會不會就那麼死在屋子裡,孩子們都不會知道呢?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