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抱養的又怎樣?你們養我一時,我養你們一世,你們就是親爹娘

2017年06月09日     4809     檢舉
我是抱養的又怎樣?你們養我一時,我養你們一世,你們就是親爹娘

周圍的鄰居總是一提起他的名字便忍不住抹眼淚,多懂事的娃呀,也說不清這一家人,把他撿回來,到底是幫了他,還是害了他!

這個孩子名叫春輝,五歲時被王大財從馬路邊領了回來,當時他一個小娃,大冬天,穿著單薄的衣服,蜷成一團,跪在地上,喝著兒歌,乞求過路人給他一點食物。那麼小小的,可憐的模樣,讓王大財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眼睛上面都結了冰渣子。

王大財當時也不知怎麼回事,心中一熱,脫下自己的棉大衣就把孩子包起來,捂在懷裡,豪氣沖天的說了一句:「孩子,以後我就是你的爹了,你以後就叫春輝好不?」王春輝就是那麼給王大財領回家的。

當時大家都說王大財瘋了,家裡窮的丁當響,連老婆女兒都還沒養活呢,還往家帶孩子,這自家女人生不出來仔,在外面撿都要再撿一個回來。

王大財可沒空理會那些人的閒言碎語,把王春輝領回家後,當親生兒子一樣寶貝著。沒有王春輝的穿,他便讓媳婦把自己的衣服改小了給王春輝穿;沒有王春輝的吃,他便自己和媳婦餓了多喝點開水也要將糧食省出來給王春輝吃。

我是抱養的又怎樣?你們養我一時,我養你們一世,你們就是親爹娘

寒來暑往,王大財家雖然窮,王春輝卻覺得幸福極了,那七年,怕是他這一輩子裡,再也無法比擬的快樂日子。他有了一個爹,有了一個娘,還有一個可愛的妹妹。王大財單位上大調整,他平時老實肯干,終於是被提起來,做了個小幹部,他們一家人窘迫的日子,這才算是熬到頭。

領到工資的那一天,王大財破天荒的帶著兒子女兒和媳婦,去街口下了一回館子,哪怕一人只吃一碗陽春麵,也能讓他們歡喜好幾日。然後他再給孩子和媳婦一人置了一身新衣,十二歲的王春輝問他「爹,你咋不給自己買件衣服呢?」

王大財摸了摸自己那已經沒法再打補丁的破外套,得意的笑著說:「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娘的手藝,是買不來的,你們的衣服壞了,你娘能把它拆拆縫縫的給爹做成新衣呢!爹就稀罕這個!」

王大財一席話,逗得另外三人捧腹大笑,春輝當時就在心裡暗暗對自己說,等以後自己長大了,一定要給爹買一件新衣服,再也不讓爹娘吃苦。何曾想,王大財卻是沒命等到那一日。

我是抱養的又怎樣?你們養我一時,我養你們一世,你們就是親爹娘

王大財在上班的途中給大貨車撞了,撞斷兩條腿,成了殘疾人,肇事的司機連自己的貨車都沒要,轉身就跑,至今沒抓著人。而他媳婦原本身子就弱,一直病怏怏的,如今受了這打擊,整個人都似被抽了魂一般,躺在床上再也沒起來過。

以前那個開朗樂觀的王大財沒了,他整日裡看著自己的斷腿,看著床上迷迷糊糊的妻子,看著還懵懂無知的兩個孩子,他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單位給的那點補償金,還不夠給妻子瞧病的。也不知何時起,他學會了喝酒,常常一醉就是兩三日,把自己當成活死人一般隨意丟棄在那裡。

妹妹才8歲,懂不了什麼事,就是看著爹娘的模樣哭。可是春輝不哭,他十二歲了,已經是小男子漢了,他什麼都懂,他也明白爹娘的難處。從爹的腿被撞斷的那一天起,春輝就開始用他那雙瘦弱的肩膀,扛起了整個家!

他不再去上學,但是卻仍然每天送妹妹去學校,他告訴妹妹,得用心學了知識,回家來再教他,這樣妹妹就是個小老師了。妹妹高興的點著頭,特別自豪。

我是抱養的又怎樣?你們養我一時,我養你們一世,你們就是親爹娘

春輝從隔壁王大娘那裡學來了烙大餅的手藝,趁爹爹清醒時,尋問著王大財應當如何做簡易的攤子。他腆著臉去找鄰居哥哥要他們不騎的舊自行車,自己拆下來改一改,再搭上一張小木板,放一個小煤爐,便算是有了養家的營生。

春輝每天四點半就起床,和面,生火,給父母做好飯,然後自己一個人晃悠悠的推著小車出去學校或者工業區口擺攤,烙一張餅,可以賺1塊錢。之前他總是烙到七點半,得趕回家送妹妹,後來鄰居看他太辛苦,便在接送自己孩子時,也順便幫他將妹妹一起照顧了。春輝就可以一直烙到早上十點,這能讓他多賺幾十塊錢呢。

回到家,把下午的面和好發著,再洗衣服,打掃衛生,將父親推出來曬曬太陽,給他按一下腿,活動活動身子。再給母親擦拭身體,然後跑到醫院去拿母親的藥,小心翼翼的聽從著醫生的囑咐。忙完一切,春輝得準備午飯,有時還需要去批發市場進點麵粉雞蛋小蔥啥的。

我是抱養的又怎樣?你們養我一時,我養你們一世,你們就是親爹娘

這之後,春輝是有一個小時屬於自己的休息時間的,他就坐在那裡,把自己上午賺的錢,一張一張的數好,疊整齊,然後記好數,算著還需要攢多久,他可以給爹買一副假肢。再算著還需要攢多久,他能帶母親去大醫院裡瞧一次教授門診,好好檢查一下。如果還有富餘,他還想著,給妹妹買個新書包,給父親買件新衣服……

還來不及想完美好的夢,春輝又得急忙忙拖著小車出攤去了,遲了就占不著好位置。夏天,春輝能給曬掉幾層皮,整個人又黑又瘦,油亮油亮的。冬天,春輝的手,臉蛋,腳,腿,沒一個地方是好的,又紅又腫,一碰就疼。寒風裡,微弱的火爐,瘦弱的春輝,成為了這一個家,唯一的支撐!

王大財消極低迷了一段時間,每天看著春輝一個孩子要如此辛苦,心裡總不是滋味。他對春輝說讓他走吧,重新去找個富貴人家,他這麼聰明,別人肯定要他的,別再跟著他們一起吃苦了。每每此時,春輝總緊緊的抱著王大財,堅定的說:「爹,當年你撿我回來時,不也沒嫌棄我嗎?那我為什麼要嫌棄你和娘?你們是我的親人,以前是你們照顧我,現在就換我來照顧你們吧。有我春輝在一天,我就不會讓你們再吃一天苦!」

我是抱養的又怎樣?你們養我一時,我養你們一世,你們就是親爹娘

王大財用了許多辦法,他把春輝的小推車給砸了,不讓春輝回家,看見他就拿酒瓶砸他,他就希望春輝能走,帶著妹妹一起走也行,就讓他和妻子這麼自生自滅就好了。可是任憑王大財怎麼打,怎麼趕,春輝就是不走,他永遠都是那一句話:「你們就是我的親爹親娘,妹妹就是親妹妹,這裡就是我的家,我還要去哪裡?」然後擦乾眼淚,修好自己的破推車,再跌跌撞撞的出去賣他的餅。

那一天,刮著大風,空氣里都滿是乾燥的氣味。王春輝賣了整整三年燒餅,他清楚的記著下午數過的錢,已經存了八萬塊錢,夠給爹買假肢,夠給娘找好醫生,夠給妹妹買漂亮書包了。今天再出一次攤,明天禮拜日,休息一天,帶全家人去城裡轉轉。

我是抱養的又怎樣?你們養我一時,我養你們一世,你們就是親爹娘

當王春輝傍晚滿是喜悅的回到家時,卻發現家門口圍著許多人,妹妹趴在地上,一雙眼睛哭的通紅。春輝下意識的覺得發生了不好的事情,第一次將他那寶貝推車放倒在旁邊,擠進人群中,才發現自己的爹娘正安安靜靜的躺在一起,恬靜的好像世間的一切都與他們無關一般。

妹妹撲上來抱住他,帶著哭腔說「他們都說爹媽死了,喝農藥死的。哥,你說爹媽為什麼要這麼狠心,拋下我們兩個就死了?」春輝滿眼的震驚和不可相信,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妹妹,但是他知道,爹娘這麼做,只是為了不拖累他……

春輝攬著妹妹,跪在爹娘的面前,一滴眼淚也流不出來,他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再也說不出一句話。爹娘的生後事春輝在鄰居的幫助下安排妥當,不論怎樣,春輝還是買來了假肢,請了最好的醫生給母親開了一個藥方,為爹娘買了一套漂亮的新衣,一起燒給了他們。

我是抱養的又怎樣?你們養我一時,我養你們一世,你們就是親爹娘

春輝帶著妹妹,更加堅強的,活了下去 。因為他在收斂爹的遺體時,從他手中找著一張紙條,上面歪歪扭扭的寫著幾個字:「兒子,爹娘這輩子最大的幸運,就是有你這麼一個孩子!我們走了,或許這樣你便能輕鬆些。妹妹以後的人生,就拜託你了!勇敢的活下去,爹娘在天上看著!」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