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大的遺憾,是在錯誤的時間遇到對的人

2019年04月08日     11,472     檢舉

有人說,愛情中最讓人遺憾的是,在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 曾經有多少相愛,都敗給了似水流年; 曾經有多少柔情,都敵不過滄桑歲月。 記得《麥迪遜之橋》嗎?

女主角芬琪卡,被漫長平淡的婚姻消減了生活中所有的熱情, 直到遇見羅伯,在他身上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契合與浪漫。 她愛上了他的紳士幽默;他愛上了她的淳樸貼心。 他們被彼此吸引,卻相遇在錯誤的時間。 他們纏綿了4天,終究到了面臨現實的時候,兩人選擇了分開。 羅伯傷心挽留: 「有句話,我是第一次說,而且只說一次,這樣確切的愛,一生只有一次, 我今天才知道,我之所以漂泊就是為你。跟我走吧,我帶你去世界的另一端。」

芬琪卡考慮了很久,痛苦的說:「你要知道,我走了,這個家就完全變樣了。」 終於,羅伯特凝視了對方很久後,帶著無盡的遺憾離開了。這一切,終究是一場空。 有些人,真的很幸運,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如願步入婚姻。 可有些人,卻在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 那種面臨兩難的境地,只能沉默無力掙扎,最後留下無盡的遺憾和不知所謂的念想。 有人說,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是愛情; 在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是遺憾。 所以,愛情這東西也是有時效性的,認識得太早、太晚都不行。

後來一度成為中國女首富的吳勝明,成長於浙江嵊州的一個富庶家庭。 為了反抗長輩的包辦婚姻,17歲時離家投奔遠方從軍的叔叔。 在那裡,她邂逅了初戀,而對方僅僅只是叔叔手下的一名指揮兵。 很快,叔叔得知了他們的戀情,大發雷霆,直接下令將指揮兵調離部隊。 指揮兵臨走的那晚,她哭著追趕已經離遠的汽車,而他只能看著她無力痛哭。 就這樣,兩人相隔千裡。再遇時,已是不惑之年。 他看著她,疑惑的問:「你長得很像一位對我很重要的女朋友。」 而她望著這張熟悉的臉,問:「那你愛過她嗎?」 「愛過,我一直在找她,你姓吳嗎?」 她遲疑一會:「不,我姓張。」

列車到了停靠站,他起身去洗手間,而她在桌上留下了一首年輕時他送的情詩,並署上小名,然後匆匆下車。 列車緩緩開動了,他的身子突然從窗口中伸出,對站在停靠台的她大喊: 「你怎麼能這麼絕情,我找了你幾十年,你為什麼連相認的機會都不給我?」 她默不作聲,她知道,兩人這輩子終究是錯過了,她依舊愛他,但她不能為他放棄家庭,所以,不如不認。 向來情深,奈何緣淺。感情中,對男人來說,最無能為力的,是在沒有能力的年紀,遇見最想要照顧一生的人。 而對女人來說,最遺憾的莫過於,在最好的年紀,遇見等不來的人。

我們都祈望自己的愛情擁有完美的結局,可現實往往是,多數人都逃不過為情所傷。

愛情中,出場順序真的很重要,相遇太早,無力繼續相愛,相遇太晚,錯過彼此。

去年,劉若英在巡迴演唱會唱的這首《後來》,讓她幾度哽咽,情緒崩潰。 「如果當時我們能不那麼倔強,現在也不那麼遺憾。在這相似的深夜裡,你都如何回憶我,帶著笑或是很沉默。」 初聽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 年少時,劉若英為陳昇痴狂,可那時陳昇已有家室。 最初的相識,便已經註定這段感情的結束。 想起曾經在某綜藝節目中,主持人問陳昇:「你喜歡劉若英嗎?」 陳昇說:「我當然喜歡她,否則我為什麼為她做這麼多事情?」

當主持人正要追問原因時,陳昇岔開了話題說:「現在她像風箏,不知已經飄到什麼地方了。」 現場的劉若英情緒崩潰,哭著望著陳昇說: 「如果我飛遠了,你可以拉拉線啊,風箏的線永遠在你的手裡!你一拉線,我就會回來的!」 陳昇沉默片刻,搖搖頭說:「可是,我已經找不到這根線了。」 已是天後的劉若英在這檔節目中不顧形容地崩潰大哭,這份求而不得的感情讓人唏噓不已。 最後,明知沒有結局的她,依舊固執地痴愛了16年之久。

不是不愛,只恨命運的捉弄,緣分的陰差陽錯。 那些教會我們成長的人,終究消失在我們的世界裡。 生命中,最令人悲傷的莫過於你遇到了一個很愛的人,卻因錯誤的時間,無力擁有。 所以,愛情中,愛的深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愛的時間。

曾經看到這麼一段話:愛情,就像三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愛情,也像西遊,九九八十一難,方才取得真愛; 愛情,更像紅樓,總有一群人把它奉為圭臬,耗費畢生研究它; 愛情,最像的還是水滸,管你有多轟轟烈烈,最終都得被生活招安。 但愛情說到底,還是如金庸說的那樣:「各有姻緣莫羨人。」 最後,讓我們一起看那一段訪談,祝福所有人,都能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