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學者研究成果遭德國品德敗壞導師盜取,被「軟禁」2年後,東窗事發!

2019-04-03     曹強育     反饋

十幾天前,正在南京醫科大學從事研究工作的楊蓉西收到了一封來自德國《明鏡周刊》的郵件。

在郵件中,該刊記者說她發現2018年2月德國各大媒體廣為宣傳的「轟動世界血液測試乳腺癌」項目,與楊蓉西兩年前在海德堡大學醫學院主持的MammaScreen乳腺癌早期診斷項目相似度極高,並且在與海德堡的知情人士接觸中,她也了解到一些內幕。因此特與楊蓉西聯繫,並向她本人確認該事件的真實性。

這封郵件也終結了楊蓉西已經保持兩年的「沉默」。

原來,楊蓉西曾於2006年起在海德堡大學留學,並於2016年成為該校醫學院唯一的華人獨立課題組組長。

MammaScreen項目組成員,從左至右分別為:博士後Dr. Ruth Merkle、楊蓉西、 哈米德·艾明格、博士後Dr. Patrick R. Merz。 圖片來源:entermedia.de

在那裡,她帶領團隊研製出乳腺癌血液篩查方式,將乳腺癌一期的篩查準確率提高到95%。只需要再積累更多的臨床實驗,楊蓉西就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她甚至看到了三年後這項研究應用到臨床的光明未來。

然而最終,她的研究成果卻被海德堡大學附屬醫學院婦科醫院院長克里斯托夫·澤恩(Christof Sohn)及其學生薩拉·舍特(Sarah Schott)掠奪。

歸國兩年後,面對《中國科學報》,楊蓉西講述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她也希望自己最終能夠得到一份遲到的公正。

異常信號

2006年,結束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化細胞所的研究學習後,楊蓉西登上去往德國的飛機。她將師從海德堡大學醫學院教授芭芭拉·卜文科(Barbara Burwinkel),開展博士階段的學習。

2008年,楊蓉西的母親被查出乳腺癌,這一變故深深地影響了她。如何更加快速、準確地發現早期乳腺癌,成為楊蓉西的夢想與努力方向。

就此,她開始了對「新一代乳腺癌早期體外分子篩查技術」的研究。

七年後,憑藉這項研究,楊蓉西成功申請到德國聯邦經濟與能源部設立的高科技創業扶持基金,並得到其最高額創業基金86.6萬歐元的資助。

「拿到『第一桶金』後,我與羅氏診斷市場部門前全球副總裁哈米德·艾明格博士(Dr. Hamid Emminger)共同創立了MammaScreen項目組,並招聘了另外兩位博士後加入,繼續『新一代乳腺癌早期體外分子篩查技術』的研發和轉化。」楊蓉西說。

MamaScreen項目組拿到EXIST項目資助後,海德堡大學對外公布的官方信息。標黃文字意為:海德堡大學醫院婦科門診的楊蓉西博士是一個項目的負責人,該項目旨在開發一種高度可靠和精確的早期乳腺癌診斷試驗。這將是一種低成本、簡單的篩選方法,只需要幾滴血。

2016年下半年,國內企業博愛新開源醫療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開源)找到楊蓉西,希望能夠投資。這也符合MammaScreen同期在中德兩地進行研發的戰略需求,雙方很快達成了合作意向。

然而,中國公司投資的消息明確以後,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專利管理公司卻成為雙方合作的絆腳石。

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專利管理公司為何介入此事呢?

在這裡,要引入一個「職務發明」的概念。

楊蓉西發明該專利的時候,本身是海德堡大學醫學院的雇員。「根據德國職務發明法,雖然我是發明人,但我取得的科研成果的所有權、專利許可和授權屬於學術機構——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專利管理公司(海德堡大學90%控股),我個人只擁有分紅權。」楊蓉西說。

MammaScreen項目要獲得該項專利的使用許可,必須獲得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專利管理公司的同意。

因此,當新開源在2017年初攜帶500萬歐元的誠意來到談判桌時,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專利管理公司從一開始便以強勢姿態,要求拿到新公司10%以上的股權。此後,這一數字又被抬高為20%甚至30%。

而依照歐美的慣例,學校專利管理公司的入股比例一般不超過5%,而且股份與授權費只能二選一。但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專利管理公司卻從一開始就希望兩者兼得。

律師提供給楊蓉西參考的美國大學參股資料中顯示,按照慣例,作為職務發明專利使用費用,美國學術機構僅可以擁有公司2%~5%的股權,哪怕是極其成熟,馬上可以推入市場的專利,最高也不會超過15%。

為了促成該項目落地,楊蓉西接受了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專利管理公司最初所提的條件,但隨著他們的要求不斷提升,雙方的合作變得越來越艱難。

「在一次與新開源的談判中,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專利管理公司代表毫無徵兆地拍案而起,讓兩者合作陷入僵局。即便我與合伙人哈米德·艾明格博士再三挽回,也毫無效果。」楊蓉西說。

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專利管理公司的這種異常表現,令楊蓉西嗅到了不同尋常的味道,她立刻聯繫了為她提供資金扶持的基金會和海德堡大學工會組織,並開始諮詢律師。

求助無門

2017年4月的一天,楊蓉西照例去項目組上班,但到門口時,卻發現門禁卡失效了,自己被擋在了辦公室門外。

「我開始以為是門禁卡消磁了,保安卻說不是。」楊蓉西回憶說,此後,她收到了海德堡大學附屬婦科醫院院長克里斯托夫·澤恩的郵件通知,被告知已經被撤銷了MammaScreen項目負責人的職位,該職位由薩拉·舍特接替。

這位走馬上任的薩拉·舍特恰恰是克里斯托夫·澤恩的學生,而且在接管MammaScreen項目後被迅速提拔成教授。

很快,楊蓉西又收到醫學院法律部門的來信(醫學院法律部門的負責人也是海德堡大學醫學院專利管理公司的負責人之一)。

信中寫到,因為學院「高層」的決定,楊蓉西不能再回到之前的實驗室,而是被安排在一間單獨辦公室內,與項目組的同事隔離。

「他們還要求我每天上下班都需要向院長克里斯托夫·澤恩的秘書當面報告時間,包括午飯時間出去了多久都要當面報告。」楊蓉西告訴《中國科學報》。

在楊蓉西提供的郵件往來記錄中,有一份在4月12日、由海德堡大學醫學院法律部門的一名律師發給她的郵件。該郵件明確要求她報告時間,並要求她如果要在上班時間安排私人事件,需要先給上級打報告且得到同意後才能離開。

這封郵件同時抄送給了接替她項目的負責人薩拉·舍特等人。

每隔一個小時,薩拉·舍特都會給她的辦公室座機打一個電話,以確保她沒有離開。即使她要去看病,也需要醫生在開診斷證明的同時,另附時間證明。

這種「特殊待遇」,不僅在海德堡,在德國任何工作單位都聞所未聞。

醫學院法律部門發給楊蓉西的郵件截圖。紅框內容分別大致為「請在表格中註明您日常工作開始和結束時間,工作休息時間」,以及「私人約會應設置在正常工作時間之外,如果個別情況無法做到這一點,經與上級協商後將予以豁免」。

「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在德國,不管是律師還是工會,只有在白天工作時間辦公。如果我想要尋求幫助,就必須在這一時間段離開辦公室。否則就很難找到人。」楊蓉西說。

1/2
下一頁
劉奇奇 • 4K次觀看
劉奇奇 • 1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3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3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1K次觀看
劉奇奇 • 3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3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1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1K次觀看
劉奇奇 • 2K次觀看
劉奇奇 • 4K次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