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時沒辦酒席 村裡流言蜚語傳的沸沸揚揚 如今紛紛閉上了嘴

2019-04-05     曹強育     反饋

我是個鄉下姑娘,二十八歲時還沒結婚,這個年齡還沒出嫁在鄉下就是不折不扣的剩女,用長輩們的話說,好小伙子都被別人挑完了。

可我偏偏不喜歡相親,我覺得與其說是相親,還不如說是交易,所以寧缺毋濫。好在我一直在外打工,父母最多只是在電話里嘮叨兩句,耳邊還算清靜。

後來我就認識了他,一個喪偶的男人,比我大7歲,是一個同事介紹我們認識的。他經營著自己的一家店,一年有不錯的收入,有房子和車子,沒有孩子。

我們相處了一段時間,我發現他是個挺不錯的人,很重情義,有一次我跟他聊天,無意中提起他的前妻,他說著說著眼睛裡擒滿了淚水,我能感覺到他們曾經感情很好,他妻子去世後,他用了5年的時間才從那段陰影當中走出來,對於他的故事,我心裡滿是感動。

儘管我跟他很合的來,但我們的感情終究還是要面對世俗的眼光,家裡人知道我談了一個這樣的對象,全家都反對,他們覺得一個黃花大閨女嫁給一個二婚男,太虧了。

我執意要嫁給他,誰也攔不住,因為他是二婚,不想太高調,我們連酒席都沒有辦,只是領了結婚證,買了一對婚戒就算是結婚了,父母不願意接受他,我也從沒有帶他回過村裡。

我的事很快在村裡傳開了,各種版本的流言蜚語傳的沸沸揚揚,有人說我傍上了大款,被包養了;有人說我找了個糟老頭子,沒臉辦婚禮;還有人說我肯定是有什麼問題,不然為什麼找個二婚,還不敢辦酒席……

閒話傳的越來越不成樣子,唾沫星子淹死人,父母有些沉不住氣了。為了父母,我帶著老公回了一趟娘家,開著他新買的越野車。

我特意挽著老公的胳膊在村裡遛了一圈,喜歡蹲在牆根說閒話的長舌婦都看見了,紛紛閉上了嘴。其實我覺得我真的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我覺得只要我自己過得幸福,辦不辦酒席真的沒有那麼重要。

可父母發了話,既然生米已經煮成熟飯,就必須要明媒正娶,要求老公在我們村裡補辦一場隆重的婚禮,一定要把這個面子爭回來,不讓別人說閒話,幸虧老公同意了,村裡人也都閉上了嘴。

高宏浩 • 5K次觀看
高宏浩 • 4K次觀看
高宏浩 • 13K次觀看
終瑾梅 • 5K次觀看
高宏浩 • 8K次觀看
楓葉飛 • 6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5K次觀看
武巧輝 • 5K次觀看
武巧輝 • 21K次觀看
武巧輝 • 9K次觀看
武巧輝 • 10K次觀看
高宏浩 • 5K次觀看
楓葉飛 • 18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楓葉飛 • 7K次觀看
高宏浩 • 10K次觀看
宗先紀 • 7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
高宏浩 • 3K次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