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不往來的遠房親戚來我家待7天,臨走提醒木箱的抽屜該整理了

2024-04-07     楓葉飛     反饋

多年不往來的遠房親戚來我家待7天,臨走提醒木箱的抽屜該整理了

我老家是南方山區的一個小鄉村裡,我大學畢業後,進了有關部門工作,已經很少回到老家生活了。

臨近年底,年老的爸媽決定回去過年,同時把老家的祖屋清理修理一下:「阿文,你年底放假嗎,和爸媽回去一趟吧,收拾一下老家的東西,那些要的,那些不要的,都通通的整理出來,放在房子裡只會發霉,養蟲子。」

這時手機振動了一下,有信息進來,我一看原來是年底的值班表。

我是街道的體制內人員,隨時要為人民服務,所以年底了單位依然要留人下來,替群眾解決突發問題。

我看了一下,過年那一周剛好是我值班:「爸媽,我年底還要值班,你們先回去吧,我值班完就回去。」

「那你好好值班,可不許偷懶了,群眾的事大過天,讓群眾過個好年。老家的事有我們照看著,你不用擔心。」

爸媽很理解我的工作,臨走還不忘叮囑。我把他倆送上了回老家的班車,才安心的回去值班。

年底了,確實很忙,街坊鄰居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他們沒能自己解決的都會來找我,我也會第一時間想辦法去服務好。

以至於值班時,有好幾次爸媽打來的視頻都沒有看到。

這天過年了,各家各戶都在忙著年事,反而我這裡清靜了下來。

我給爸媽打開視頻:「爸媽,不好意思,這幾天事兒多,沒什麼手機,你們有什麼事找我嗎?」

「你爸在整理你小時候住的房間,問你那個小木箱已經很爛了,想把它劈成柴火,用來煮飯菜,想問問你的意見。」

接電話的是老媽,她說爸去忙其他事了。

「木箱,我哪裡有小箱子?」我疑惑的問道,努力的回憶小時候的老家,卻一點印象都沒有。

說著,老媽把視頻對準了一個木箱,破破爛爛,已經被蟲兒咬出了幾個小洞,木箱左上角是一個抽屜,抽屜的拉環神奇的還掛在那裡,還沒有壞。

看到拉環,我一下子回憶了許多,想起了很多事兒。

小時候,家裡很窮,只有三分田地一分貧瘠的菜地,卻要養活一家四口人。

父母親不要的衣服褲子,母親都會把它們改小了,給我和姐姐穿,我們稱這些改小的衣物是「傳家寶」。

「阿文,去給小雞喂水。」母親為了改善家裡的條件,養了十幾隻小雞。

這些小雞毛絨絨的真可愛,母親說把雞養大了,雞還會下蛋給我們,我們可以拿蛋去賣,或者自己吃。

於是我每天盼望著雞快點長大,很勤快的給雞喂剩飯。

那時候米飯,人都不夠吃。但是有時候我寧願自己不吃飯,也要偷偷的留給雞吃。

母親見狀,沒有呵斥我浪費糧食,而是對我說:「兒啊,雞可以吃其他東西也能長大,而你要是不吃米飯就長不大了。」

「咕嚕咕嚕」,我肚子不爭氣餓叫了起來,餓的慌,母親又默默的把她碗里的飯撥弄了一些給我。

我十分愧疚,母親還要去幹活的,不吃飽飯怎麼行?

「媽,我只是想雞快點長大,下蛋拿來吃,我知道我錯了,媽你還要去做工,你吃吧。」我又把米飯倒到她的碗里。

「沒關係,媽還有一張木薯餅吃。你吃吧,吃完了去地里看看,可以撿花生或者玉米回來,如果沒有,黑麥草也可以,雞吃了這些東西都能長大。」

那時候我還沒到上學年齡,所以每天喂雞的任務就落到了我頭上,我滿山遍野的跑,給雞找來各種各樣的食物。

雞長大後,終於下蛋了。干過木匠的父親給我製作了一個小木箱,還帶有一個小抽屜。

「以後,雞下蛋了,把雞蛋放在這木箱裡,如果雞蛋拿去賣了,可以把錢放在這個抽屜里。」父親和我說。

就這樣,家裡的雞養了一群又一群,唯一不變的是小木箱很結實。

那個抽屜里,打開就有錢,雖然不多,但是夠我拿去買根冰棍之類的解解饞,姐姐有時候也會拿錢去賣小玩具。

我和姐姐上學後,父親在家裡做一些小凳子小桌子拿去賣,給我們交學費。

家裡雖然窮,但父母依然在想辦法讓我和姐姐安心的念書,他們說:「只有讀書,把書讀好,我們才能走出大山,不用在這大山里做一輩子的農活。」

自然而然,小木箱只有雞蛋我可以拿,抽屜加了個拉環,父親上鎖了,以防我又拿錢去亂花。

「這些錢都是給你們的讀書錢,不能亂拿。要買文具的話,在我這裡拿鑰匙。」父親告訴我們。

我銘記父親的話,努力的讀書。高考那年,我如願的考了個高分,被省里的重點大學錄取了。

而姐姐也是一樣,考去了省外的另一所大學。

但是我們兩個的學費和高中時幾百塊錢不一樣了,大學的學費很高,有好幾千塊錢,一下子多了那麼多。

本來供一個孩子上大學已經很吃力了,對我們這樣的家庭來說,一年再多幾千塊錢的支出,簡直是沉重的負擔。

「爸媽,我去打工吧,我不上大學了。」我把手裡的錄取通知書看了一遍又一遍,面對家裡的困境,我無奈的做出這個決定。

家裡這些年收成不好,交了公糧後,勉強夠家裡吃的,都是靠父母親去打零工掙的錢供我們讀書。

家裡的雞賣掉後,只剩下五六隻還經常下蛋的,養在家裡下蛋吃。

「胡鬧,你們兩個都要去讀書,只有讀書下去你們才有出路,不用走我的老路,學費我和你母親來想辦法。」父親一口回絕了我去打工的想法。

只是,父親借遍了全村,都沒能借到一分錢。在那時候,大家都認為填飽肚子才是正事,哪有幾個人意識到讀書讀到大學的重要性,所以沒人願意借錢,怕借出去還不回來。

「真是瞎了眼,他二伯和三叔合夥做了大生意,一分錢也不借,還嘲笑我們讀大學就是浪費錢,出來一樣是打工。」

父親和母親抱怨道,但是無能為力。母親回了趟外婆家,也只借來了300塊錢。

「我爸媽也是老糊塗了,說是要存錢養老,怕我們還不起,就不借那麼多了。」母親回來氣憤的說道。

父母親連續幾個晚上,都發出了長吁短嘆的聲音。

平時村裡人,哪家少了凳子桌子,父親都會免費的給他們做幾個,沒想到現在我家有困難了,他們卻是這麼冷漠。

眼看就要到開學的時候,我和姐姐的學費還沒有著落,而父母親面對我和姐姐提出的去打工的要求,這一次選擇沉默了。

「家裡能賣的都賣了,以前也存有一些錢,現在只能讓一個去讀大學,姐姐比你年齡大,讓姐姐去讀,好不好?」父親臉上帶著歉意,母親也是眼紅了。

1/3
下一頁
楓葉飛 • 5K次觀看
楓葉飛 • 7K次觀看
楓葉飛 • 3K次觀看
楓葉飛 • 3K次觀看
楓葉飛 • 3K次觀看
楓葉飛 • 2K次觀看
楓葉飛 • 3K次觀看
武巧輝 • 4K次觀看
武巧輝 • 6K次觀看
武巧輝 • 5K次觀看
武巧輝 • 9K次觀看
武巧輝 • 2K次觀看
武巧輝 • 2K次觀看
武巧輝 • 11K次觀看
武巧輝 • 1K次觀看
武巧輝 • 2K次觀看
楓葉飛 • 1K次觀看
楓葉飛 • 1K次觀看
楓葉飛 • 1K次觀看
楓葉飛 • 1K次觀看
楓葉飛 • 1K次觀看
楓葉飛 • 2K次觀看
楓葉飛 • 2K次觀看
楓葉飛 • 1K次觀看